• 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10-09
  • 中国国际时装周201819秋冬系列 2019-10-09
  • 【视频】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新闻发布会暨旗舰报告发布会举行 2019-10-03
  • 美法院判处杀害中国女留学生的凶手25年监禁 2019-09-30
  • 四部门发文明确恐怖活动和极端主义犯罪定罪标准等 2019-09-30
  • 【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】国际政要学者积极肯定中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2019-09-24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9-24
  • 谈一次,让一次。多谈多让。特朗普很精明,牵着你谈。 2019-09-16
  • 三晋史话这八个山西商人为何被顺治帝封为“皇商”? 2019-09-16
  • 江苏:五峰山跨江线路升高改造工程启动(组图) 2019-09-12
  • 富士康老板:中国可以做出自己的芯片和操作系统 2019-08-20
  • 还是中国足球队最牛,因为他稳定;中国股市就不一样了,怎么形容呢?唉,还不如中国足球! 2019-08-20
  • 内地香港基金互认是多赢之举 2019-08-12
  • 山东2018年最低工资标准提高5.5% 2019-08-08
  • 中国足坛的四对“父子兵” 2019-08-08
  • NBA勇士vs凯尔特人:徐德亮 [《朱夫子》徐德亮,邢文昭演出本]

    nba勇士vs小牛 www.qzxbi.net 发布时间:2019-08-14 来源: 短篇美文 点击:

    徐:刚才这段儿
    邢:阿
    徐:<<竹城水寨>>
    邢:好
    徐:说的真不错
    邢:嗯,新挖掘出来的
    徐:为什么这个演员这么年轻?
    邢:阿
    徐:说的这么好???
    邢:这是功夫
    徐:好学
    邢:对,就得学习
    徐:努力
    邢:嗯对
    徐:你看人生在世
    邢:阿
    徐:就得学习
    邢:那当然了
    徐:聪明不聪明,那是先天的条件问题
    邢:对
    徐:可努力不努力
    邢:嗯
    徐:是后天的态度问题
    邢:嗯,这话没错儿
    徐:您拿我来说
    邢:阿
    徐:我就很聪明
    邢:呵呵呵呵呵,你呀?
    徐:我非常聪明
    邢:是么?
    徐:那会儿,我很小的时候儿
    邢:阿
    徐:我父亲就夸我
    邢:夸你什么呀?
    徐:哎呀,这孩子有数学的天赋阿
    邢:是吗?
    徐:阿
    邢:哎呦
    徐:我很小,五岁的时候
    邢:怎么样?
    徐:就这小九九
    邢:阿
    徐:乘法口诀
    邢:对,知道知道
    徐:我不到一年就背下来了
    邢:哎呀行…..
    徐:当当当当当当,从头背到尾阿
    邢:不不不,是吗?
    徐:一万多句,当当当当当当
    邢:哎,行行行行行,啊?小九九有一万多句呀?
    徐:我够聪明的吧?
    邢:呵.还聪明哪?一年就会被一个小九九
    徐:不简单啊
    邢:呵呵呵呵呵,哎呀
    徐:不简单啊
    邢:不简单
    徐:是不是?
    邢:也真怪难为你了
    徐:那可不是?
    邢:唉呀真是的。一年就被一个小九九来了
    徐:阿
    邢:哎呀,我不是夸你呀
    徐:阿
    邢:你呀,是没长毛阿,你要是长了毛阿
    徐:我比猴儿还鬼
    邢:你鸭子还笨呢你,什么呀?
    徐:你这叫怎么说话呢?
    邢:什么叫怎么说话呢?
    徐:什么叫我比鸭子笨呢?
    邢:怎么着?
    徐:你这叫嫉妒我
    邢:我嫉妒你?
    徐:那鸭子有我笨么?
    邢:你比鸭子笨多了你
    徐:鸭子没我…
    邢:是啊
    徐:我比鸭子…
    邢:对
    徐:哎?你拿鸭子绕的我是么?
    邢:绕的你呀,就你这个还数学脑袋呢你
    徐:哎我父亲说了
    邢:说什么呀?
    徐:别学数学了
    邢:嗯,也是,学不了
    徐:学数学不好
    邢:哎
    徐:你干脆弃理从文
    邢:嗯?
    徐:我一听好啊
    邢:不不不
    徐:我学文学
    邢:不,等等,你先等会儿吧,小九九你背了一年你又要学文学?
    徐:要学文学
    邢:文学要从古典文学开始,第一番起码你得背下那个《三字经》阿什么《百家姓》阿什么
    徐:等等等等
    邢:《千字文》阿
    徐:什么?
    邢:哪个能背下来?《千字文》
    徐:〈〈三字经〉〉阿
    邢:〈〈三字经〉〉阿,这都会阿
    徐:我打小就会呀
    邢:打小
    徐:我妈妈打小老夸我
    邢:〈〈三字经〉〉儿?
    徐:这孩子怎么一嘴三字经儿???
    邢:就是
    徐:老夸我
    邢:怎么夸你呀?
    徐:就因为这〈〈三字经〉〉阿
    邢:阿
    徐:我没少挨揍
    邢:被〈〈三字经〉〉这是上进这是好学怎么会挨揍呢?
    徐:说的就是阿
    邢:是???
    徐:没地儿讲道理去
    邢:阿
    徐:就他妈的说那回吧
    邢:唔~~唔~~唔~~,这是国骂!这不是〈〈三字经〉〉
    徐:不是这样
    邢:那可不是?!础慈志怠凳鞘裁慈酥?,性本善,那才叫〈〈三字经〉〉
    徐:对
    邢:哎
    徐:〈〈三字经〉〉
    邢:哎
    徐:我也学了
    邢:是,也学了
    徐:我由七岁开始
    邢:阿
    徐:学〈〈三字经〉〉,学了,五年,不到六年反正,全都会
    邢:快六年了,背下一个《三字经》来
    徐:〈〈三字经〉〉还得学别的呢
    邢:哎呀,是么?
    徐:还得学〈〈百家姓〉〉阿,学完<<百家姓>>学<<千字文>>
    邢:唉呦
    徐:学完<<千字文>>我还要学
    邢:还学
    徐:我爸爸说你别学了
    邢:行了,我也说你别学了
    徐:够用了
    邢:???
    徐:够用了
    邢:这就够用了
    徐:再者一说了
    邢:阿
    徐:你都快三十了
    邢:哎呦,行行行,就这三本儿小书儿你学了十好几年哪?唉呦,你可太笨了
    徐:您别看阿
    邢:阿
    徐:我这学问不好
    邢:不怎么样
    徐:还有人请我当家教呢
    邢:嗯?不是,你先等会儿,有人请你上家去教学生去
    徐:阿
    邢:就你这个?
    徐:它有人请我呀
    邢:还真有人请你
    徐:嗯
    邢:谁请你呀?
    徐:有一个个体老板
    邢:个体老板
    徐:姓窝
    邢:姓,姓窝?!叫什么呀?
    徐:叫窝心
    邢:不不,你,怎么叫这名???
    徐:你想啊
    邢:阿
    徐:他要不窝心能让我当家教
    邢:噢,对对对对呀!是够窝心的这个
    徐:老板阿,一个子儿都不识
    邢:是啊
    徐:就凭着倒服装阿
    邢:阿
    徐:挣了得有一千多万
    邢:嗯
    徐:养和一儿子
    邢:嗯
    徐:刚九岁,这小孩儿就不爱上学
    邢:是么?
    徐:这窝心崇孩子呀
    邢:阿
    徐:干脆,给他找一家教
    邢:哦
    徐:在家教他得了
    邢:嗯嗯嗯
    徐:多少家教?
    邢:嗯
    徐:就跟过去那私塾似的
    邢:是么?
    徐:天天上课,一天都不少,可就教这一个孩子
    邢:哦
    徐:人家就想学点儿古文儿
    邢:是啊
    徐:哎就把我想起来了
    邢:这不倒霉催的么这不?
    徐:不,我在我们那边儿声名远扬阿
    邢:是吗?
    徐:我有十几年的古文基础阿
    邢:哎,行,就别提那十几年啦,那三本儿小书儿
    徐:到那儿去
    邢:阿
    徐:跟人家谈条件
    邢:阿
    徐:给多少钱,怎么吃怎么住都谈好了
    邢:哦
    徐:最后窝心提了一个条件
    邢:什么条件哪?
    徐:必须得教够一年
    邢:为什么?
    徐:人家怕这个呀
    邢:阿
    徐:怕我是蒙事的阿
    邢:哦
    徐:到这儿教不下一年来阿
    邢:嗯
    徐:耽误时间,还得重新温书
    邢:哎,倒也是
    徐:教不够一年要倒赔损失
    邢:呦,得
    徐:哎,您说,我教不教去?
    邢:教去吧
    徐:我就会这三本儿,我够不了一年哪
    邢:那别去啦?
    徐:那你养着我?
    邢:我,我养得着你么我?
    徐:我怎么也得去阿
    邢:去
    徐:去是去,我得对付
    邢:对付
    徐:我得对付下一年来
    邢:那怎么对付啊?
    徐:咳,这就开始上课了
    邢:是啊
    徐:给这孩子
    邢:阿
    徐:由<<三字经>>开始念,呀
    邢:嗯?
    徐:这孩子还挺聪明
    邢:得
    徐:不倒一个礼拜,<<三字经>>背通本儿
    邢:阿,比人强多了啊
    徐:两天,
    邢:阿
    徐:<<百家姓>>就背会了,还一<<千字文>>
    邢:阿
    徐:你说这怎么办?
    邢:<<千字文>>那不用不了一年哪?
    徐:这<<千字文>>儿最好背
    邢:是啊
    徐:它有辙有韵
    邢:是啊,它有辙口儿啊
    徐:天地玄黄宇宙洪荒
    邢:阿
    徐:日月迎泽辰星列张
    邢:就是阿
    徐:寒来暑往秋收冬藏
    邢:嗯
    徐: 闰馀成岁律吕调阳
    邢:行行行,行,行了,别再背了,
    徐:它这,有辙有韵
    邢:是啊
    徐:我怎么,我这俩月都教不下来
    邢:是啊,你就八个月也挣不下钱来呀
    徐:我还得包赔他损失
    邢:那倒是
    徐:这怎么办?
    邢:啊,怎么办哪?
    徐:哎,我有主意
    邢:有什么主意呀?
    徐:我在这个”天地玄黄”
    邢:阿
    徐:的底下
    邢:阿
    徐:”宇宙洪荒”的上边
    邢:啊啊
    徐:当中间儿我给加上四五十句的废话
    邢:加四五十句废话?
    徐:每句当中都有四五十句废话那时间不就撑开了么?
    邢:那怎么加那个?
    徐:字头咬字尾呀
    邢:字头咬字尾
    徐:顶针续麻
    邢:哦
    徐:楼上楼的句子
    邢:是吗?
    徐:天地玄黄,由”黄”字儿开始
    邢:哦,就”天地”顶针续麻是么?
    徐:这样念
    邢:哦,嗯
    徐:黄
    邢:黄
    徐:黄道吉日
    邢:日
    徐:日行千里
    邢:呵,里
    徐:礼尚往来
    邢:嘿,来
    徐:莱温斯基
    邢:哎,有克林顿么?莱温斯基干吗呀?
    徐:基
    邢:基
    徐:鸡腿儿汉堡
    邢:又饿了
    徐:堡
    邢:堡
    徐:保家卫国
    邢:嚄,国
    徐:国际足联
    邢:好嘛,哎,有黑球儿没有
    徐:连成一片
    邢:连成一片
    徐:骗你不识人
    邢:骗…
    徐:人在江湖,胡言乱语,宇宙洪荒
    邢:嘿,这才绕回来
    徐:你想梅一举当间儿
    邢:嗯
    徐:都有这么四五十句废话,这孩子一念好听极了
    邢:这怎么念的?
    徐:天地玄黄,黄道吉日,日行千里,礼尚往来,莱温斯基,鸡腿儿汉堡,保家卫国,国际足联
    邢: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?
    徐:这孩子学了好些日子
    邢:嗯
    徐:学的是又黑又瘦
    邢:那怎么会又黑又瘦阿?
    徐:连人话都不会说了
    邢;是吗?
    徐:天天在那儿胡言乱语
    邢:怎么胡言乱语呀?
    徐:您糊涂呀
    邢:阿
    徐:由胡言乱语才能到宇宙洪荒啊,
    邢:对呀!
    徐:可就这样
    邢:阿
    徐:我也教不下一年来
    邢:肯定教不下来啊
    徐:还得想主意
    邢:想主意,想
    徐:哎,我主动,找窝心去了
    邢:找窝心,找别纽,找窝心
    徐:窝老板
    邢:阿
    徐:呵呵呵,这孩子这样儿可不行
    邢:怎么啦?
    徐:咱们功课太深了,这孩子压力太大了
    邢:唉呦
    徐:现在都讲究减负阿
    邢:嗯嗯
    徐:咱们得减负
    邢:阿
    徐:怎么减负?
    邢:阿
    徐:有办法啊
    邢:什么办法?
    徐:咱们春暖花开了
    邢:阿
    徐:不能把它束缚到学房当中
    邢;哦
    徐:要让他春游去
    邢:春游?
    徐:嗯
    邢:哦
    徐:去哪儿啊?
    邢:去哪儿啊?
    徐:阿富汗
    邢:不,不是,好么,上那儿当炮灰去啦?上阿富汗干吗呀?
    徐:我说白云观
    邢:呵,好么,我听成阿富汗了
    徐:上白云观
    邢:阿上白云观,那能去多长时间哪?一天都去不了啊
    徐:一天哪?
    邢:阿
    徐:一年也回不来呀
    邢:阿?去白云观一年回不来?
    徐:说是去白云观,我有想法儿
    邢:什么想法儿?
    徐:到了白云观门口儿了,
    邢:阿
    徐:"哎,宝贝儿,呦,你看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”你看那石猴儿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”你看那石猴儿好玩儿不好玩儿?
    邢:嘿
    徐:”来摸摸去”
    邢:嗯,摸石猴
    徐:”好玩儿不好玩儿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”动物园儿有活猴儿,比石猴儿好玩儿”
    邢:好嗯
    徐:孩子回家不干:”我不上课,我要上动物园儿,我看活猴儿”
    邢:嗯
    徐:父亲没办法呀
    邢:阿
    徐:第二天放假,上动物园儿,到动物园儿
    邢:嗯
    徐:玩儿了一天临走,我又说了
    邢:说什么呀?
    徐:”宝贝儿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”你看这猩猩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”寒碜不寒碜”?
    邢:寒碜
    徐:天桥阿
    邢:阿
    徐:有一个说相声的
    邢:阿
    徐:叫邢文昭
    邢:啊?
    徐:比猩猩寒碜
    邢:没有没有没有
    徐:寒碜哪!
    邢:我这模样儿寒碜吗?!
    徐:你没见过这样儿的人
    邢:咻
    徐:哎呦这孩子不干
    邢:哎呀
    徐:这折腾,又上天桥,听一天相声
    邢:哎
    徐:就这么凑合来凑合去
    邢:阿
    徐:一直凑合到腊月二十三,痛快了
    邢:怎么了?
    徐:就一年了
    邢:蒙下来
    徐:我找窝心去,窝老板,今天腊月二十三
    邢:嗯
    徐:您得把这个代课费您得给我
    邢:代,代课费
    徐:我得回家过年
    邢:哦
    徐:您,您您给我算帐
    邢:嗯
    徐:您不能走
    邢:怎么了?
    徐:您这太辛苦啦
    邢:哦
    徐:您这一年可没少费心,您把我们孩子教的您看看
    邢:嗯
    徐:连莱温斯基都知道了
    邢:咳,别提这个
    徐:您别走
    邢:唔唔唔
    徐:要走是明天走
    邢:嗯
    徐:我得送送您
    邢:呵
    徐:他啊
    邢:阿
    徐:要给我摆一桌酒席
    邢:您瞧瞧,
    徐:还要请两位陪客
    邢:哎呦
    徐:陪着我吃酒
    邢:哎呦您这面子可不小
    徐:面子不小
    邢:阿
    徐:篓子不小
    邢:怎么呢?
    徐:你知道他请谁呀?
    邢:请谁呀?
    徐:请他两位姑爷
    邢:咳,俩门婿那怕什么的?
    徐:一位大姑爷
    邢:阿
    徐:一位二姑爷
    邢:阿
    徐:这大姑爷
    邢:阿
    徐:北大中文系的博士
    邢:哎呦
    徐:专攻古文儿
    邢:阿
    徐:二姑爷练武
    邢:嗯
    徐:呵,个儿长得比姚明个都高
    邢:阿
    徐:全国武术总冠军,那天他们俩人儿啊
    邢:阿
    徐:在学房门口儿嘀咕,让我给听见了
    邢:他们说什么了?
    徐:“哎,大哥。咱们看看咱们内弟念书念的怎么样?”
    邢:对
    徐:“嗯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“是要看一看”
    邢:哦呵
    徐:“天地玄黄,《千字文》儿,黄道吉日”
    邢:嗯?
    徐:“黄道吉日?”
    邢:???
    徐:“莱温斯基鸡腿儿韩宝吗这都是?”
    邢:嗯
    徐:说这“哎?大哥?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“我没念过书,您念书时候有莱温斯基么?”
    邢:有么?
    徐:“那时候没莱温斯基连国际足联也没有???这这这怎么回事?”
    邢:是啊
    徐:“我看看吧”
    邢:看看
    徐:老二,扒开门缝一看
    邢:阿
    徐:他看见我了
    邢:看见你了
    徐:哎
    邢:阿
    徐:“大哥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“他怎么不像教书的阿”
    邢:那干吗的阿?
    徐:他怎么像天桥说相声那小子?
    邢:得,人家认识你
    徐:上这儿蒙事来了
    邢:看出来了
    徐:干脆这么办
    邢:嗯
    徐:“您摆桌酒席”
    邢:阿
    徐:“明天咱们请他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“酒席宴前,您有学问”
    邢:嗯
    徐:“您拉个典故把他问住,问住之后过去我就揍他”
    邢:得,是要挨揍
    徐:您说是不是要挨揍?
    邢:对
    徐:到第二天了
    邢:嗯
    徐:酒席摆好
    邢:嗯
    徐:酒席宴前,我拿起酒杯,我刚要喝
    邢:这时候还有心思喝酒哪?
    徐:我得观察一下儿啊
    邢:哦
    徐:我看那大姑爷
    邢:阿
    徐:那意思
    邢:阿
    徐:他要问我了
    邢:嗯
    徐:我不能等他问我
    邢:那怎么办?
    徐:我得先下手为强
    邢:打他?。ㄎ杖?br>徐:什么主义这都是?
    邢:怎么了?
    徐:(跳起来伸手)那那那跟姚明这么高个儿我打得过他么我?
    邢:呵呵,阿对,这倒是,那你要先下手
    徐:我先拉个典故,我把他先问住
    邢:你要拉典故?
    徐:哎他呆会儿要再问我我不知道没关系了
    邢:哎呦
    徐:循此往来
    邢:嗯嗯
    徐:我说
    邢:嗯
    徐:大姑爷?
    邢:嗯
    徐:鄙下有一事不明,要在大姑爷台前领教一二
    邢:哦
    徐:不知大姑爷肯其赐教否?
    邢:呦,这酸呐
    徐:人家大姑爷有学问
    邢:阿
    徐:说话客气
    邢:那怎么说?
    徐:先生
    邢:嗯
    徐:有话请讲当面,何言领教二字?
    邢:嗯
    徐:我说大姑爷,鼓之弦者饮于市,醉而忘返,观者怒,德者惧,乃命二相替之,请问大姑爷,此事出在汉武帝以先乎尼这汉武帝以后乎尼
    邢:呵这酸,好
    徐:大姑爷那么大学问
    邢:怎么样?
    徐:愣没答上来
    邢:呦,是吗?
    徐:脸通红通红的
    邢:阿
    徐:嗯,这,嗯,余下学问太浅(拿扇子挡脸)
    邢:呦
    徐:一概不知,一概不知
    邢:呵好
    徐:把他问住了
    邢:嗯
    徐:转脸儿我就朝二姑爷去了
    邢:干吗?
    徐:二姑爷
    邢:阿
    徐:把头低下了
    邢:呦
    徐:面红过耳
    邢:嗯
    徐:他这意思
    邢:嗯
    徐:你可别问我,
    邢:嗯
    徐:我没学问
    邢:是呀,那就别问了
    徐:什么?
    邢:别问了就,见好就收,别问了
    徐:哼哼
    邢:呀?
    徐:这么厚道不像咱们说相声的门风
    邢:咳!什么词儿这是?
    徐:越这样儿越得问
    邢:呵,赶尽杀绝
    徐:决不能放过他
    邢:是吗?
    徐:我说二姑爷
    邢:阿
    徐:余下有一事不明要在二姑爷台前领教一二,二姑爷吓得话都不会说了“那那个什么我不明白我全不知道”
    邢:好
    徐:还没问就不知道
    邢:这倒痛快
    徐:我说二姑爷
    邢:嗯
    徐:昔者,朱夫子,有子九儿,
    邢:阿
    徐:五子在朝精忠,三子堂前孝顺老母,独有一子逃窜在外,请问二姑爷,那一子流落何往乎呢?
    邢:嗯,又乎上了
    徐:二姑爷说什么尼不尼的刚才说不知道现在还是不知道啊
    邢:多痛快
    徐:都不知道
    邢:阿
    徐:算账!
    邢:嘿
    徐:拿上钱
    邢:阿
    徐:吃完了饭,我是满载而归,呵呵呵呵呵
    邢:这回我看出来了,您还是真有学问
    徐:我有学
    邢:您刚才那是谦虚您就有学问
    徐:我就会三本儿书
    邢:就会三本儿书
    徐:阿
    邢:那您刚才那典故拉的典故多深哪?
    徐:哪个典故?
    邢:您刚才尤其问的大姑爷那个什么,什么,什么古遇贤……那是什么?
    徐:不是典故
    邢:那是什么那个是啥呀?
    徐:就是我们后台的事儿
    邢:这,就咱们这后台的事儿?
    徐:后台的事儿
    邢:咱们后台怎么出来什么古之贤了这怎么回事儿?
    徐:古之贤者呀
    邢:古之贤者是怎么回事儿?
    徐:古之贤者亚
    邢:阿
    徐:我们后台呀
    邢:古之贤者呀
    徐:有一个弹弦儿的
    邢:阿
    徐:我管他叫弦者
    邢:哦弦者,那怎么叫“古之贤者”呀?
    徐:他给唱大鼓的弹阿
    邢:对对对呀
    徐:古之贤者
    邢:噢
    徐:饮于市
    邢:“饮于市”是怎么回事儿?
    徐:那天下午有他的演出
    邢:阿对呀
    徐:还是开场
    邢:呦
    徐:他早早就来了
    邢:嗯
    徐:到后台呀
    邢:阿
    徐:酒瘾犯了
    邢:噢
    徐:一想,还有很长时间才开场
    邢:嗯嗯嗯
    徐:干脆,外边儿小事市儿喝点儿酒去,古之贤者饮于市
    邢:哦,饮于市
    徐:醉而忘返,喝醉了
    邢:阿
    徐:没回来
    邢:呦
    徐:观者怒,观众生气了
    邢:呦
    徐:咳!怎么,怎么,说两点开两点半还不开呀?
    邢:就是阿
    徐:退票!
    邢:得!
    徐:观者怒
    邢:嗯
    徐:德者惧
    邢:德者惧是怎么回事儿???
    徐:我们后台管事儿的阿
    邢:阿
    徐:叫郭德纲
    邢:对呀
    徐:他害怕了
    邢:阿
    徐:哪儿能退票呀?退票我怎么给他们发工资呀?
    邢:阿,对呀
    徐:不能退票呀,德者惧
    邢:乃命相…
    徐:乃命二相替之
    邢:怎么回事儿?
    徐:叫俩说相声的,赶紧说一场去说一场去,赶紧说一场去
    邢:好么,说相声的垫场
    徐:哎,乃命二相替之
    邢:哦
    徐:这里边儿还有汉武帝
    邢:那哎,那汉武帝怎么,这可是,咱们后台出了汉武帝了,秦皇汉武
    徐:不不是秦皇汉武
    邢:阿
    徐:他是这么回事儿
    邢:怎么回事儿呀?
    徐:我呀,平时我好穿旅游鞋
    邢:阿对对对没错儿
    徐:脚有点儿味儿
    邢:有名儿
    徐:那天呢
    邢:嗯
    徐:我到后台,后台,我一换鞋
    邢:阿
    徐:这么一脱鞋阿,呼,这股味儿,把他们全熏趴下
    邢:嗯
    徐:您别说,就这何云伟呀
    邢:阿
    徐:有点儿抵抗力(咳嗽状)
    邢:呵,好嘛
    徐:师叔,师叔,您这什么毒气弹?(捂胸)
    邢:呵,好么
    徐:什么毒气弹?不是,我这”汗捂的”,汗捂地
    邢:噢,这么个汉武帝呀?!
    徐:以先乎以后乎
    邢:以先乎以后乎是怎么回事儿?
    徐:我问他呀
    邢:阿
    徐:大姑爷
    邢:阿
    徐:我们弹弦儿的喝酒这件事儿
    邢:嗯
    徐:是在我得汗脚以前呢是在我得汗脚以后?
    邢:嗯
    徐:他哪儿知道?
    邢:他是不知道
    徐:它这没什么这个
    邢:哎,那你说咱们后台又出来那个什么,什么拼那个<<五经>><<四书>>的那个什么那个朱熹朱夫子咱们后台也有?
    徐:哦,你您说那个
    邢:你刚说问大姑爷那典故朱夫子是怎么回事儿?
    徐:那,那不是后台的事儿
    邢:那是哪儿的事儿啊?
    徐:那是我们家里的事儿
    邢:又跑你们家去了
    徐:啊啊啊
    邢:那朱夫子是怎么回事儿?
    徐:这朱夫子阿,头两年我跟农村
    邢:阿对呀是啊
    徐:我养了一头老母猪
    邢:嗯
    徐:我每天喂他麸子吃,这不是朱夫子么?
    邢:猪吃麸子呀?!
    徐:朱夫子
    邢:呵好,那”有子九儿”呢?
    徐:那年啊
    邢:阿
    徐:下小猪儿
    邢:哦
    徐:下了九个
    邢:嗯
    徐:全是公的,有子九儿
    邢:阿对,就公猪啊就是,阿对嗯,哎,那什么“五子在朝尽忠”是怎么回事儿???
    徐:五个
    邢:阿
    徐:卖给国家了
    邢:哦
    徐:你想谁买猪谁不宰呀?
    邢:噢
    徐:五子在朝尽忠
    邢:三子侍奉老母呢?
    徐:剩下仨小猪儿啊,给老母猪啃啃痒痒,三子堂前侍奉老母
    邢:独有一子逃往在外
    徐:那年炸了圈
    邢:阿
    徐:跑出一口猪去
    邢:阿
    徐:独有一子逃往在外,至今未归
    邢:阿
    徐:到现在也没回呀
    邢:呦
    徐:请问二姑爷,我那猪哪儿去了?他哪儿知道???
    邢:哎?那他要知道呢?
    徐:他,让他赔我那口猪阿
    邢:是呀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夫子 演出 徐德亮 徐德亮相声 徐德亮微博

    版权所有 nba勇士vs小牛 nba勇士vs小牛 www.qzxbi.net
  • 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10-09
  • 中国国际时装周201819秋冬系列 2019-10-09
  • 【视频】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新闻发布会暨旗舰报告发布会举行 2019-10-03
  • 美法院判处杀害中国女留学生的凶手25年监禁 2019-09-30
  • 四部门发文明确恐怖活动和极端主义犯罪定罪标准等 2019-09-30
  • 【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】国际政要学者积极肯定中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2019-09-24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9-24
  • 谈一次,让一次。多谈多让。特朗普很精明,牵着你谈。 2019-09-16
  • 三晋史话这八个山西商人为何被顺治帝封为“皇商”? 2019-09-16
  • 江苏:五峰山跨江线路升高改造工程启动(组图) 2019-09-12
  • 富士康老板:中国可以做出自己的芯片和操作系统 2019-08-20
  • 还是中国足球队最牛,因为他稳定;中国股市就不一样了,怎么形容呢?唉,还不如中国足球! 2019-08-20
  • 内地香港基金互认是多赢之举 2019-08-12
  • 山东2018年最低工资标准提高5.5% 2019-08-08
  • 中国足坛的四对“父子兵” 2019-08-08
  • 重庆时时彩会造假吗? 必赢客pk10软件怎么样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959彩票老版 北京pk拾最新历史记录 时时彩好计划 极速时时开奖号码 3d单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牛牛棋牌代理 pk10个人经验 手机棋牌 广东11选5全能版5 二十一点手机版 极速赛车软件免费 ag电子游戏网投 河内彩计划app